您當前的位置: 國內新聞
夏日的空巢老人:高溫下有些老人的三餐都是難題
發布時間:2019-08-07 09:29:31

錢江晚報(記者 吳朝香 李玲玲 文/攝)


社區將午餐送到老人家里。

從社區老年食堂訂一份午餐,這份餐同時也是晚飯;或者,晨起,在一天最涼爽的時段,出門買齊菜品,之后兩三天內就不再外出……

這是杭州進入高溫天后,獨自居住在家的幾位老年人每天的生活。

最近,杭州的氣溫飆升,對上了年紀的人來說,這樣的天氣尤其不友好。錢江晚報記者從各大醫院了解到,近期的熱射病人中,10位有9位是老年人。

酷暑之下,那些空巢的老年人,都是怎么度過的?他們的生活會受到怎樣的影響?我們跟隨杭州朝暉街道居家養老服務點的工作人員,進行了入戶走訪。

93歲的金爺爺每天買菜燒飯

7月31日上午,身材高大的任大姐,騎著電瓶車,帶著一大壺涼茶前往朝暉一區。

任大姐是朝暉街道居家養老日間照料中心(沐暉)的工作人員,她每天都會上門給社區的空巢或孤寡老人送解暑的飲品,有時是涼茶,有時是綠豆湯。

天氣預報說,這天的最高氣溫是37.5攝氏度,上午10點,已熱氣騰騰。任大姐拎著茶壺,敲了敲一樓一家住戶的防盜門,大嗓門響起來,“大伯,給你送涼茶了。”

門里面應了一聲后,一位大伯彎著腰來開門,手里拿著一個搪瓷杯。把杯子遞出來前,大伯拿起來邊喝邊說:昨天還剩了點,我喝喝掉。任大姐趕快阻止:剩下的不要喝了,會壞肚子,快倒掉,我給你倒新的。

從大伯家出來后,任大姐邊走邊聊:大伯已經71歲了,沒有子女,只有一個姐姐會不時來看看。

任大姐嘆氣:“社區在很多方面都蠻照顧,不然,人老了,一個人,也真當可憐。”

一壺涼茶,任大姐送了四五家,最后一家是93歲的金爺爺和86歲的俞奶奶老兩口。兩人住在二樓,兩室一廳,房間不大,但收拾得很干凈。臨近中午,外面熱辣辣的,他們開了空調,屋里蠻涼爽。金爺爺正在廚房里切菜:莧菜,筍干豆角,以及用來燒湯的西紅柿絲瓜。

雖然93歲了,但金爺爺聲音洪亮,中氣十足,因為俞奶奶腿腳不方便,所以他是家里的“主要勞動力”。俞奶奶隔天就要去附近做一次針灸,金爺爺用輪椅推她過去。

此外,每天早上6點,金爺爺去菜市場買足一天的菜,如果沒有什么必需的事,兩人這一天都宅在家里。

客廳的餐桌上放著一個大大的食物罩,里面是一碗白米飯,一碗清炒毛豆和一條煎鯽魚。這是前一天剩下的菜,那條鯽魚是當天中午的葷菜。

“天不熱的時候,我們會去公園、河邊啊散散步。這些天實在太熱,哪兒也去不了。”

老兩口有三個子女,都在杭州,但住得并不近。

“他們每天打電話來,周末會過來看看。”金爺爺說,沒什么要緊的事,他們也不會叫子女過來,“買菜做飯這些我還能做得動嘛。以前也請過保姆來做飯,做得真當吃不慣,還是自己來吧。”

買藥十多分鐘的事,老爺爺用了一小時

金爺爺還可以自己買菜做飯,有些老人因為吃不消,就選擇在老年食堂解決。朝暉六區內有一家大木橋社區老年食堂,上午十點半開始,陸續有老人拿著餐盒來等候打午飯。

“這種天氣,洗洗燒燒吃不消了,來這里打飯,省力。”72歲的陸大伯說。

陸大伯是自己走到食堂打飯。還有些老人則是使用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送餐服務。中午11點,聽到門鈴聲,家住朝暉五區的李奶奶打開家門,倚靠在門邊,手里拎著一套空餐盒。她等的是今天的送餐員。

一手從送餐員手中接過當天盛滿飯菜的餐盒,一手把昨天的空餐盒交給送餐員。這“一接一交”是今年盛夏李奶奶家每天這個點的固定場景。

“小馬,你好,謝謝啊。”

“阿姨好,今天叔叔不在家啊。”

“他一個人出門配藥去了。”

當天負責送餐的是馬建軍,幾個月送下來,他和幾家老人已比較熟。“老人一般都是卡著點提前等在門口,有時也會和他們多聊幾句。”

李奶奶今年86歲,退休老師,老伴黃爺爺88歲。他們的兒子在上海,女兒在杭州。“我腿有舊疾,走不了太多路,女兒住在附近,但有工作,有自己的小家,不可能每天來照顧我們,就是隔兩三天送來些饅頭包子、燉點排骨什么的。”因為腿腳不大方便,李奶奶已經一年多沒下過樓,凡是需要外出的事,全靠老伴,“買菜做飯,偶爾做下還可以,天天做受不了。何況天還這么熱。對我倆來說,這最基本的一日三餐就成難題了。”

黃爺爺雖然能行動,但行走需要靠拐杖,基本是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,所以如果非必要,也很少出門。

這天上午,他10點鐘出去的,這幾天攢了兩件事,一定要去辦下。一件事是李奶奶的胃總是痛,她在電視上看到說有種藥效果不錯,想去藥店找找看;另外一件是,他自己的腳上穿的鞋壞了很久,要出去修一修。這趟出門,黃爺爺去了兩個藥店、社區醫院,以及修鞋攤,四個地方,說起來蠻近,年輕人走走也就十來分鐘的事,他一個多小時后才回到家。

每天訂的午餐,是最重要的一餐

老兩口每天的早餐基本是靠女兒送來的包子饅頭,自己煮點稀飯。每天最重頭的一餐就是中午這頓送餐。

當天的午飯是一葷兩素,魚丸魚塊、粉絲包心菜和豇豆,兩份米飯,這一餐是8元。“我和老伴的胃口比較好,這些基本能吃完。”李奶奶對飯菜還算滿意,畢竟便宜,不能要求太高,“兒子隔三岔五會在網上給我們訂餐,比如他爸愛吃的油爆蝦,我愛吃的紅燒魚,算是給我們加菜。”

李奶奶從不主動要求兒子買什么菜,但對他們來說,時不時這頓訂餐,就是改善生活。

“有時候,我女兒還會在網上給我們買水果,還蠻新鮮。”老先生說起好吃的,眉開眼笑,他打開廚房的雙門冰箱,里面整整齊齊地擺著水果、蔬菜,“都是女兒買了送過來的。”

和老伴相比,老先生活動范圍略微大一些,有時候會下樓丟垃圾,只是他住在四樓,上下一趟很費勁,“樓道里的鄰居都蠻好,我們把垃圾放在門外,誰上下樓看見了,就會隨手幫忙帶下去。”老兩口覺得不好意思,在門上粘了個鉤子,把垃圾掛在上面,“放地上,人家拿還要彎腰。”

李奶奶和老伴比較新潮,學會了上網,宅在家里的最大娛樂就是玩電腦,“一人一臺電腦,各玩各的,消磨下時間。他喜歡看新聞,我最愛玩游戲連連看。”

一頓午飯吃兩餐,洗澡也是難事

和李奶奶住同一小區的張爺爺也通過居家養老服務點定了配餐服務。張爺爺今年91歲,老伴93歲,因為腰椎有問題,老伴臥床大半年,日常照料都要靠張爺爺。

張爺爺家的餐桌上擺著食物罩,罩子下面兩三個瓶子,都是咸菜。“這是早上喝粥吃的。”

廚房不大,看起來并不經常使用,冰箱里面,也只放了幾袋咸菜和一些調料。“這個助餐服務挺好,我這一天都不用燒飯了,輕松很多。”這頓午飯,老兩口基本吃不完,“剩下的,就放在食物罩下,晚上加熱下,再燒點飯,就又是一頓了。”

雖然省下了燒飯的力氣,但張爺爺依然覺得有吃力的地方。“最大的困難就是洗澡,天氣熱,最少也要兩天洗一次,她洗澡我要幫忙的,洗一次都要一個多小時,很費勁。”

大概也是想減少走動,雖然住在2樓,張爺爺也很少出去,他把單元樓的鑰匙留給送餐的小伙子,午飯來了,就不用急急忙忙去開門。

“我有時候,一周也不怎么出去。就在家,和老太婆看看電視,打發時間。”

王超是朝暉街道居家養老日間照料中心(沐暉)的工作人員,他經常給老人們上門送餐。“現在訂餐的老人有十多位吧。”王超的所見是,多數老人都會把這頓午飯剩下的菜當作晚飯,“有些晚上會加個蔬菜,有些就用菜湯泡飯。”

蝸居在家的老人們都怎么打發時間呢?

“看電視看報紙,有些就是發呆。”王超經常去服務的一位81歲老奶奶則常常坐在房間里,一張大大的搖椅上,搖著晃著,一天就過去了。

  來源:錢江晚報    作者:記者 吳朝香 李玲玲 文/攝

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:徐滿萍
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中国体育彩票现场开奖结果